返回网站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荷城文艺 > 诗歌
李昀璐的诗
文章来源:2017年《荷城文艺》第4期 访问量:2185 时间:2017/12/5 8:59:43

◆四弦歌

四弦琴声响起,桃花一朵朵

在夜里次第开放

弹琴的老人闭着眼睛

拨着弦。弦上

有山水烟霞,有活人和死人

悄然来临又慢慢走远

——琴声戛然而止时

我回头看

落到地上的桃花

又纷纷回到了树桠


◆安龙堡听花鼓

鼓声点亮了灯光

安龙堡的夜晚是敲出来的

星星,都藏着涣散的魂


在鼓声和舞蹈里迷路

鬼魅破土而出,在我体内晃来晃去

有人把鼓锤塞到我的手上

对我耳语:“你即使丢了魂魄

丢了半边月亮

丢了我送的高山杜鹃

也不要撒手,把这个夜晚丢了”

夜深了,人烟散尽

花鼓沉默如石,我静坐在上面

心脏还在咚咚咚地

响着


◆爱尼山访白牡丹花

爱尼山上

开了花的牡丹只有一指高

没有开花的

比任何一株野草,更野


没有人在场的春天,天遥地远

开花、落叶,都有尊严

不会被惊扰


路经此地,无需费心分辨

牡丹和芍药开花的区别

牡丹性寒,清热,入药微苦

白色的花,比任何一场

雪,更孤单,更弱小


◆滇池之夜

身体总要有一些地方,用来安放

星辰,月光,还有翅膀

翅膀已经睡着,在暮色四合的时候

时间是一条流淌在滇池里的河

像是血液,循环反复。每一次

都吞没一些话语,生出更多远方

宴席已散,回头是岸


我被塞得太满,只有眼睛是空的

大风贴着水面吹过来

一遍遍,一遍遍的

用力窜到我的怀里

抱紧我

直到星星 填满了我的轮廓


◆十八度泉水

济南泉水常年十八度

冬天不结冰,夏天不升温


夕阳从大明湖流到护城河

我穿过西熨斗隅街

屋檐低小,光阴在老巷子里打转

一条街被洗得发白褪色,包括她

脖颈后盘起的头发

她坐在家门口,扶着老花镜

看一本《乱世佳人》


巷子的尽头,有人

一边看她,一边

从十八度的井里

打起保鲜了六十年的青春


◆继承

她换下自己,一层一层的脱掉

露锁骨的V领毛衣,小皮裙

及踝猫跟短靴

最后她尝试脱掉骨骼

来取出胸腔中的不甘与悔恨

让晚年怕冷的外婆住进去


置身于无边际的冬天

她穿上加厚的保暖内衣、羊绒衫

针脚紧密的毛衣

再加羽绒马甲和羊绒大衣

套上手套,戴上帽子

遮住岁月落下的,洁白的雪

——密不透风

她一点点的把自己

加宽加厚,调整形状


我害怕,有一天我也要

继承这一切:风湿、寒症、腰疼

把自己打磨成一把分毫不差的钥匙

推开时光封锁的旧楼


◆相拥必伤

气温到37摄氏度的时候

外界与人体,温度

无限接近


被自己的体温包裹

彷佛自己,被自己拥抱

也可假装是别人


渴望被爱

也渴望间隙,渴望风

穿堂而过


像秘密与黑夜坦白

像药和伤口谈恋爱

(作者:李昀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