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站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荷城文艺 > 散文
季节抒怀
文章来源:2018年《荷城文艺》第1期 访问量:820 时间:2018/4/12 8:06:26

有序的自然界里,春夏秋冬以各自独具的风姿展现着造化的无穷魅力。我眷恋春,厚爱夏,钟情秋,也从未嫌弃冬。生活的过程就是在四季中奔跑留下串串坚实的足迹的过程,就是与四季和睦相处的过程。耕耘完春天,还未来得及稍作调整,休息片刻,就被夏天火火的大轿抬进了夏天,我把欢歌笑语给了夏天,把赤裸裸的胴体给了夏天,带着沉甸甸的希望,奔跑在秋天一地的金黄之中,在秋天,一腔心事也变得金灿灿的。饱餐了春天的美景,享受了夏天的激情,收获了秋天的果实,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总蹦跳在欢悦中,得想办法安静一下躯体,放松下一思想,身心也到放假的时候,于是,冬天眷顾上了我。孤单的寒冬,静心盘点一年的所有,反刍季节对我的馈赠,原来一切都是那么美,拽不住沸腾的情感,缤纷的思绪伴随着季节的鼓点,漫上季节枝头。


春天的底色

春日里的温情,是小女那银铃般的笑声;是蓝天碧水间增添的那一抹红;抑或是余辉下妻子那一声缠绵的叮咛。我要感谢这个季节,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能做到心无杂念,只有这个季节,万物才是最洁净而美好的。春天的阳光明媚而温暖;春天的水清爽多情,似初恋的热吻;春天的山山花烂漫,嫩嫩的绿恰到好处点缀其间;春天的男人像充足了电的马达,一举手一投足都是力量;春天的女人经历一冬的严实包裹,终于破茧成蝶,一个女人演变成一道风景……万物把所有美好都留给了春天。一万年前的春天如此,一万年后的春天依然如此,说不完的美成了春天更改不了的底色。

春天无论分娩在何地都一样美,田野泛青,江水荡漾,万木吐翠,百花飘香,一切的一切似隔壁情窦初开的阿妹,艳而不妖,天真烂漫。立春时节,东风吹暖,轻云薄雾,散作细雨潇潇,飞落红梅枝头,化作胭脂泪,浸透着春的味道。春到,雨水也到,争得世界百花娇艳开。春天让严冬枯萎的世界有了活力。春,蠢也,万物到此而出生;夏,假也,万物借此而生长;秋,就也,万物因此而成熟;冬,终也,万物至此而终成。四字谐音,表达了生命从萌生到终老的成长过程。四季中,春天好比人一生中的孩童阶段,对一个人的一生来说,这是一个天真无邪的阶段,是一个多梦的阶段,是一个活泼好动的阶段,是人生的花季。春天成全了夏天的郁郁葱葱与生机勃勃,成全了秋天的硕果累累与一地金黄,为了春天的娇媚,也自私地把冬天搁在池荷败叶,篱菊无花,红衰绿减,寒气袭人的境地。

多少年来,杏花红雨,红了世界风月,扶得醉人归。春天扶得红绿上了树梢,人们喜欢选择在春天出游。我是1975年春天来到这个世上的,人生的唯一一次出国旅游选择在春天,姐姐教我读的第一篇课文叫《春天》。“春天,冰雪融化,种子发芽,我们来到田野里,来到山岗上,来到小河边,我们找到了春天”。三十年前的画面色彩依然艳丽清晰。成千上万的汉字中,“春天”两个字似乎要写得更有力、更飘逸、更能显现我的个性。如对一年四季作个单选,我选择春天。春天是我的爱,这个简简单单的缘故,“春天”两字商标一般依附上了我,成了我的笔名,不可或不愿更改的笔名。“布谷声中雨满犁,催耕不独野人知。荷锄莫道春耕早,正是披蓑化犊时。”默吟着宋代诗人蔡襄的诗句,农人们开始了对土地新一轮的耕作,把汗水浸泡过的希望埋进了土壤。春天在四季更迭中到来,在四季的更迭中成长。我爱窝在家里看书,喜欢在春天的早晨推开窗看窗外的世界,前窗后窗,家中12道窗户,大小一样的窗户,打开一道看到的却是不一样风景,12道窗就是12道风景,12幅美丽的画。我爱春天,更爱收藏古诗词中有关春天的诗行,以此弥补自己视野上的狭窄和情感上的愚钝。“幽蛰蠢动,万物乐生”。春天来了,日丽风和,万物苏醒蠢动,草木舒叶吐蕾,黄莺鸣暖树,新燕啄春泥,一派生机勃勃。八个字竟描绘出这么多,为《阳春赋》的作者傅玄的文笔感叹的同时,也为诗句中描写的春天给世界带来的美丽而感动。“雪消门外千山绿”,春天笑了;“漏泄春光有柳条”,春树绿了;“红杏枝头春意闹”,春花鲜了;“春江水暖鸭先知”,春水暖了;“春城无处不飞花”,春色满了;“春在千门万户中”,春满人间……“等闲识得冬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诗行伴着春天、春风、春雨,伴着春天人们的春情,让春天的底色更加浓重而清晰。“风乍暖,日初长,袅垂杨。一双舞燕,万点飞花,满地斜阳。”陈子龙的一曲《诉衷情﹒春游》素描速写般勾勒出古时春降人间的美丽图景。诗人们爱春、盼春、惜春、颂春,春天留给诗人们许许多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闻道春还未相识,走傍寒梅访消息”、“东风便试新刀尺,万叶千花一手栽。”“竹笋才生黄犊角,蕨芽初长小儿拳。”以上出自李白、黄庶、黄庭坚的诗句便是最好的例证。“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写诗,吟诗,唱诗,打8岁起,崔护那首极具春天诗情画意的《题都城南庄》便在我的嘴巴吟唱,在我的一帮男女同学中传唱,一直唱到如今,我都四十老几了还在传唱。记得被热恋五年的女友一脚踢飞后的几年间,触景生情之时不由自主都会唱起这首歌。10余年来,我写过许许多多春天的文字,这些文字似小草在春天的雨露下生长。为啥多年来对文字不离不弃?看来跟这些春天的诗行有关系,跟春天的美景一样许许多多让人感动的人间万事万物有关。

“春阳送暖芳菲地,骏马奔驰锦绣程。”春天,圈里的老黄牛也无法按捺住亢奋的春情,不时“哞哞”地扯长嗓子歌唱几句。“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毛主席的《卜算子﹒咏梅》,描绘春临人间之时,人间充满了柔和温暖的气息,悬崖上终于一片绚丽,梅花以自己的赤诚迎来了灿烂的春天,没有丝毫妒意,却很欣慰安详地隐于烂漫的春色中,点缀春天的梅花只是其一。春天的花如此,春天的树如此,春天的雨如此,春天的风如此,春天的云如此,春天的人不也如此……面对春天,写不尽的是春色春情,春意春声,读不完的是春诗春词,春歌春曲。春天的美,是青春的美,是生命的美,情爱之美。春天去了,又来了,来了又走了,想挽留,始终没有挽留住。虽没挽留住,只把一些有关春天的文字,挽留住一些色彩斑斓的春天的记忆。挽留住了这些,就挽留住了春天。就把这些融进我沸腾的血液,保鲜住春天在我心底的底色,足矣。

知了声伴着忽起的清风,骤然刮落银屑式的白花瓣,打着转儿,飘忽着,蹁跹着,直至落地。这是春天独有的剧情。春天,是温润的。春天的空气里常常带着香甜,仔细嚼一嚼,就能辨出哪些是青草的嫩,哪些是绿叶的鲜,哪些是花儿的香。这个时节,汹涌澎湃的鲜花,总是能轻易叩开你的鼻腔,蛊惑你的胃口。这个季节,让人领略到的是毫无遮拦的坦荡,感知到的是视野中一望无际的宽阔。在这梦一样的季节,人成了繁华中的一叶,香之一缕,取撷着日月的精华、天地灵气,繁茂地生长,怡然地结果。这个时节,江山完全被茂盛的绿色攻陷和俘虏。春天,是耕耘的季节,这个季节,生锈的犁耙抖起威风,精神抖擞地解开土地的纽扣,大地丰润的肌肤在阳光下铺展,每一行犁开的土地,都在叙述着过去的荣耀,憧憬着美好的未来。看那长长的沟陇,觉得就像诗人新写的激情诗句。

春天的大地,翠柳写诗、红花填词、碧水吟哦、绿草铺茵、山峦施黛……看不尽的人间美景,品不完的淡抹浓妆,禁不住心驰神往,原本寂寞的乡间小路,被踩得喧哗、拥挤起来。春天,是活力四射的季节,溪流在春日里淙淙流淌,天空像重新清洗过一样,湛蓝得令人心怡,云彩不再是一片弥漫,而是一朵一朵地点缀在碧空上,放眼望去,油菜花如潮涌来,如梦飘来,一派金黄,淹没了大地,呈现出勃勃生机的壮美。阳光总爱与阳光为伍。轻松活泼的人们,与春天的风一起涌动,与春天的花一起绽放,与春天的水一起朗润,只要他(她)们的脚步到处,不久后便会百花争艳,万紫千红。春天是魔力四射的季节,一场春雨过后,群山就能用绿色一寸一寸、一尺一尺地把冬天留下的皱褶熨平,那山、那水、那树,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慢慢的,像一幅山水画被徐徐地拉开,每个喝饱春雨的生命都严阵以待,等待春风的召唤。

春天来了,春天的色彩来了,春天的语言来了,春天的故事来了。草长莺飞书写绚烂的情书,流芳溢彩全是春天的味道。春天染满太阳辉煌而沉重的指纹,流淌出的都是柔情蜜意。一席春风,轻吻了多少嫣红奇葩,半夜春雨,唤醒了多少陈年旧事。春天像乾坤袋装着人间所有美景。春天,是绽放在心底的那抹红,是融化在心海的那片绿……春天属于争奇斗艳的繁花。桃花、梨花、油菜花,带着它们的缤纷心事,在春天,被人们酿成美酒。


夏天的心事

是谁拨动了你愤怒的弦?是谁惹你心事重重?你可以像春天一样温柔一点,像秋天一样矜持一点,像冬天一样酷一点,为何你总是横眉倒竖?我摸懂这是你的个性,晓得这是你千万年来的表情,知道你一直都在宣泄……就让我歇下身体,一起聊聊你满肚子的愁怨,聆听你的心事,好吗?!

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大自然所有的美好都在春天热烈聚会。争奇斗艳的花朵,绿意氤氲的叶儿,乖巧可爱的青果,孩子们清脆悦耳的笑声,人世间无数的春情、春思、春语都被高高地举在春天的枝头,春天独领四季的风骚。秋天,是黄金打造的季节。秋收满坡谷满仓,人的脸庞被秋天染得金黄。冬天万物被点了穴,除了光着胴体傻傻地站立着,等待来年春天的营救,还能顾及什么?倒是陷在四季夹缝中的夏天,除咽下满当当一肚子苦水,还得调节好春与秋的关系,还得继承好春天的美好,成全好秋天的梦想。这个季节,我的心不由自主会在不知不觉中激荡起来,情在丝丝缕缕中掀起波澜。

“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卷地风来忽吹散,望湖楼下水如天。”苏轼的一首《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虽说写的是望湖楼,倒也是夏天最为显著的风景。借此诗的点拨,我走进了夏天的心脏,决心为夏天“代言”。夏天像一个愁肠满腹的怨妇,刚刚还晴空如洗,一碧千里,一个不高兴就翻脸,立马变得乌云滚滚,怒骂的雷声、愤怒的闪电、哭泣的雨水瞬间浇灭所有美好的兴致;夏天像一个喜怒无常的新生儿,刚刚还在为饥饿哇哇嚎哭,嘴皮搭上奶头立马呵呵大笑;夏天像一个顽皮的孩子,做事从不计较后果,屋漏偏逢连阴雨,干旱偏遭毒日头,干的都是惹是生非之事;夏天犯下了滔天大罪,水灾、旱灾、洪涝、泥石流,无数的人间灾难似乎都跟夏天有关;夏天成了蚊蝇的帮凶,人们的生活因为蚊蝇的肆虐,变得烦不胜烦……避暑、避夏,对于夏天,人们采取逃避的方式。可季节和事情一样也存在两面性,夏天也有其他季节找不到的美。夏天,片片金针和油菜花在这个季节的组图最妩媚,黄绿相间,阡陌纵横,犹如一个仪态大方的少妇,淡而不窘,素面朝天。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杨万里的一首《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表面在写景,无意间道出了夏天与众不同的个性。或许这就是我喜欢夏天的一个重要原因。我喜欢夏天,喜欢夏天的张扬,喜欢夏天性格上的外露,喜欢夏天直来直去的个性,喜欢夏天的癫狂,喜欢夏天火辣辣的热情。夏天展现的是一个男人的阳刚之美、力量之美。人有个性,季节也有个性,人会犯浑,没读过书,不懂纲常伦理的节气偶尔犯点浑,也在常理之中。一年分四季,夏天与冬天总在较劲,可它与春秋的相处应该是和谐的,正是有了夏天的义无反顾,春天的班才被接替,正是有了夏天严酷的威逼,才有了秋天的硕果累累。

春暖花开。春天是很美,夹缝之中也难免冒出一些春寒料峭的不和谐;秋高气爽,秋天是很爽,难免裹挟进一场秋雨一场寒,十场秋雨就穿棉的音符;冬天的天寒地冻,冻得大地一片萧瑟,抗不过严冬的树木只留下一丝不挂的胴体,着实让人感伤。“赤日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农夫心内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夏天的热情或许有点过度,可只有长期遭受严寒的人才知道这份热情是何等的珍贵。酷热是夏天的个性,是夏天的本色,感受不到炎热,还能叫做夏天吗?我未曾排斥过秋冬,亦没忘记歌唱春天,相对于这三个季节,我更欣赏夏天的火热,更喜欢夏天流露出来的喜怒无常,更喜欢夏天定了型的绿。没有风雨,怎能看到美丽的彩虹,是夏天的隆隆雷声和充沛的雨水成就了彩虹的美丽,是夏天有可能带来的旱灾和水灾让人明白应该如何与大自然和谐相处。夏天的一杯冷水可成为懈怠者的“燃料”。夏天,一首动听的歌谣即可成为一杯清凉可口的“柠檬汁”,夏天的一句问候可诊疗被酷暑烧伤的思想。“泉眼无声惜细流,树荫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杨万里的《小池》描写的是风平浪静的夏天小池最真实的景象,这样美的意境,谁敢说只有春天才有?如此美景,怎能不让人浮想联翩,老觉得,它就像一个美丽的童话,让人沉醉。夏天,没有更多喜人的风景,没有蛊惑人的清风,夏天,裸露在外出的永远都是人们不太喜欢的一面。

夏天,绿满大地。一望无际的原野,远处群山如黛,滴翠流金,近处空明如碧。“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头忽见。”要不是有人点破,我只会相信这是一首歌,一首乡村小夜曲,要不是有人解说,我以为诗歌所描绘的是一幅乡村水墨画,要不是学习过这首诗,我老以为这是诗人虚构的乡野。这就是夏天几千年前留给祖先们的思想印记,这就是先人心里夏天的模样。

妹的心事哥懂,哥的心事阿妈懂,阿妈的心事阿爹懂,阿爹的心事只有黄土之下的爷爷懂。那夏天的心事呢?夏天的心事谁懂?又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我再次揣摩起夏天的心事。

(作者:钱  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