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站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荷城文艺 > 散文
行走地索
文章来源:2017年《荷城文艺》第4期 访问量:2235 时间:2017/12/5 8:56:42

儿时,我去光禄白塔街表姐家,常会遇着有几个身着漂亮彝族服装,用马帮驮着山货来表姐家换商品的地索男女。每次他们到来,表姐夫都会用彝话和他们嘀咕半天。他们走时,总会留下一些山货,然后从表姐家带走一些买的生活用品。

他们走后,我就可以大饱口福了。我问表姐夫,她们是哪里的“倮倮”呀,咋会这样好看?

表姐夫笑着说,地索坪的!是姚安出美女的地方。姚安俗话说“三角的米汤,地索的婆娘”,这就是说我们姚安三角的米好吃,米汤香,地索的婆娘漂亮。

后来,我工作地方是姚安东山片区的彝家乡镇,彝家女人穿的也是自己亲手绣的服饰,也非常的漂亮。可在我的印象里,总是怀念我记忆中地索女人的彝族服饰。总想找机会去地索走一走,看一看这个美丽的地方,看看这些美丽的彝家女人。

今天,我和姚安县作协的朋友们一起走进儿时就向往的地索坪。一路上,古树参天,时不时会看见路边的小松鼠窜来窜去,让我感受了大自然的美景。走进地索村,路边的村民和我们打招呼,邀请我们到家里坐一坐,每个人都是那么真诚和友善。这让我倍感彝家人的热情。村子里从村长到小孩对我们的到来都表示热情欢迎。走进每一户人家,都像是在自己的亲戚家。她们没有客套的话语,都是用心和我们每一个人交谈,让我感受着她们的纯真和友善。

走在地索坪村,村前良田沃野,一片心旷神怡。这个村子背靠这座山像一把倒置着的犁头,故称犁头山。村前是大片的良田,这个季节秧棵已经发绿,放眼望去,大片碧绿的秧苗在微风中向我招手,像似对我这个突访客表示欢迎。行走在这片浓得化不开的碧绿中,我躁动的心瞬间平静下来。

我的思绪随着微风飘向远方。我看见我身着美丽的彝族服装,带着我的爱人和亲人在这里生活,每天扛着锄头到田间劳作。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栖,每天悠然行走于地索河边,呼吸清新空气,沐浴天然泉水,品尝着山珍佳肴。劳作之余,我挽一家老小行走在地索吊桥上,倾听婉转鸟语,倾听微风拂面;我下河捞鱼,我上岸起炊。 多么惬意的山居生活啊。

地索河一路绕着地索坪村子旖旎流淌,在蜿蜒起伏的山中形成了大大小小的瀑布。我看见,河边牛羊吃草,河中孩童戏水摸鱼,宛如行走于画中。

行走于地索河畔,倾听流水的声音,感受杨柳的轻拂。那柳丝好似母亲在安抚久违归来的儿女,让儿女们疲惫的身心得以在此安静下来。呵,地索真美呀!我着迷于地索的山,更着迷于地索的水。

在这炎炎夏日,行走于地索河畔,看着清澈见底的河水,忍耐不住挽起裤腿跳进河中嬉水,那是人生最快乐的享受。

地索山美水美,地索的人也美,女人更美。

在村委会,罗大姐热情好客,对每一个来客都很热情,她不停地给我们夹菜、加肉,不停地说“羊肉要趁热吃”,自己却没有吃一块。席间,她又唱起了梅葛调来欢迎我们的到来。我们在歌声中享受佳肴,我们在热情中享受地索的暖。

地索女人是热情而美丽的。地索女人的美不仅是在外表,更是美在内心。罗大姐作为一名村医,她在工作之余,带领全村的女人发展产业,走致富的道路。

她总是对村里的女人说,地索婆娘是地索女人的一张名片,我们要把这张名片做好,就要不断提升自身素质。

她说,我们不仅要让外界认识地索,还要让外界认识梅葛,还要让外界认识地索的女人真的也不差。说着,她又给我们唱起了动听的梅葛。

罗大姐说,在没有通公路的时候,他们都是靠人背马驮把收获的特产运出山外。难怪在我很小的时候在白塔街就能看到地索马帮,难怪地索女人这么勤劳,难怪地索人是用她们勤劳的双手发家致富,让这深山中彝家山寨的日子一天天富裕起来。

地索人用她们热情好客来迎接远方的客人,让远方的客人记住了地索和他们的热情。

在地索,我品尝着可口的农家菜、热呼呼羊汤锅、肥而不腻的火腿肉。

在地索,彝家老表大碗喝酒的豪放和热情,彝家表嫂好听的酒歌,让我有了一种“酒逢知己千杯少”的冲动,索性坐下来和表哥表姐们大碗喝酒唱起歌来。

行走于地索,让你有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豪气;行走于地索,让你有置身世外桃园的宁静致远;行走于地索,让你亲身感受高寒山区里不一样的热带河谷气候;行走于地索,让你体验地索女人火一样的热情和美丽。

(作者:王文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