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站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荷城文艺 > 散文
古寺禅语
文章来源:2017年《荷城文艺》第3期 访问量:2438 时间:2017/10/6 9:07:31

佛经说:“短短今生一面镜,前世多少香火缘。”不知是前世的多少香火,才换得今日寻访古寺的缘。

深山藏古寺,通往古寺的路是一层层的石级,在山下时望不到尽头。拾级而上,一步步,一层层,仿佛在走人生的路,人生的路便如这石级般吧,坎坎坷坷,专心致志,遵循节奏,方能不踩空、不掉落。

一步一步登上石级,虔诚寻佛,其实也是在寻求心皈依的过程。光阴无休止,聆听风吟,每走一步,那些绽放的、飘飞的、消失的,都变成了曾经;那些快乐的、冷漠的、痛苦的,都化作了生命的滋味,镌刻在了时光的年轮里,经年回眸,不需捡拾,已在心里,心本如璞玉,落满的灰尘,该随时光纷飞消散了。

石级的尽头,就是古寺山门,山门古朴庄严,楹联上书“佛生极乐世,山辟大唐年”,充溢着满满的年代感,我感觉瞬间被震撼。踏进山门,古寺里,仿佛另一个世界,屋宇重重、古木苍天、百花齐放,藤蔓缠绕,仿佛一幅优美的画卷;清脆的风铃声、小松鼠啃食松果的滋滋声,鸟儿叽叽喳喳的吟唱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奏成了一支生命的交响乐。我小心翼翼地走着,用心去感受,生怕略过了哪一个细节,古寺便是画与话的融合,每一朵花,每一棵树,每一片砖瓦,皆有语言,看你怎么静心听。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伸手接下古树的落叶,镌刻此时的佛语,珍藏此刻的感动。千年的风霜落在古寺翘起的屋檐上,落在古寺的青瓦间,落在斑驳的墙壁上,并没有让古寺失了颜色,岁月更迭,日月星辰陪衬,更让古寺多了底蕴和厚重。脚尖踏上每一块青石板,指尖触摸每一片砖瓦、每一棵柱子、每一道木刻、每一幅壁画,都让心弦在震动,这不止是时光的力量,更是佛的力量。

晨钟暮鼓,是谁静坐佛前,把木鱼敲成千古梵唱;是谁把万物捧在手上,虔诚地焚香,熏得古寺树叶香红沁人;是谁长跪佛前摇转经筒,把古寺生灵摆渡成佛。坐亦禅、行亦禅,愿捧一杯清茶,沐浴晨光,静坐古树下,静听树语佛声,心无外物,皈依、涅槃。

古寺里,年近九旬的比丘尼在静静地诵经祈福,阳光洒在她的身上,是那么安详。一面一缘,我想象着那个虔诚的僧侣转动经筒,垒起尼玛堆,磕长头,匍匐翻遍十万大山,只为寻一丝气息。我不是僧侣,踏进古寺,如等待的一场纷飞细雨,轻柔地撩起季节的衣襟,洗涤内心的繁芜;如期待的一次如故的邂逅,让我投入佛的怀抱,在菩提下静静观想;如等待经久不衰的梵唱,让我超越轮回,涅槃成佛。

寒来暑往,秋收冬藏。春风送暖,燕归古寺;夏日炎炎,万木葱茏;秋高气爽,菊桂飘香;寒冬腊月,踏雪寻梅。时光轮转,季节更迭,为古寺的树木画上年轮,让古寺在岁月的沉淀中更加如诗如画。十年栽树,百年育人,几世的梵唱,几世的香熏,才换得这古树苍翠、花香怡人。此刻我双手合掌,在佛前虔诚的祷告,愿古寺香薰万世,愿众生心香万年。

(作者:毕晓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