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站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荷城文艺 > 小说
老谢扶贫
文章来源:2018年《荷城文艺》第1期 访问量:1729 时间:2018/4/9 11:00:26

1


一大早,单位领导就来找老谢。单位领导说:“老谢,我有个事想找你商量。”

老谢说:“领导,你有啥事,请尽管说。”

单位领导说:“老谢,你要这么说,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好呢。这么说吧,你是老领导了,有觉悟,我也就跟你实话实说了。”

单位领导找老谢商量,还真是颇费了一番踌躇。要说这话甚至都有些难于启齿。昨天上午,县里开了一个扶贫工作会议。会上,分管扶贫工作的领导强调,各单位都要抽出人到乡下去扶贫。作为牵头单位,还要派人下去驻村,时间不会长也不会短,也就这么两年时间。老谢所在的单位虽不算大,却被县里确定为十三家牵头单位之一。领导在接受任务后,既感到光荣,又深感责任重大。像他们这样的单位,以前不要说牵头,就是在县里看来只是一般的工作,都不会有他们的份。当然,单位领导也懒得理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私底下,也就只会发发牢骚。现在这么重要的工作要老谢单位来牵头,单位领导就真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了。单位领导很快召集其他几家单位开会,进行协调落实。单位领导跟另一个牵头单位的领导说压力大。这个单位的领导说大什么大,难道你还不知道是怎么工作过来的。开个会,然后随便派一个人下去驻村,这工作就算做完了,甚至都可以说做好了。

正是听了这位领导的话,老谢单位的领导才考虑要不要派老谢下去。单位人少,工作不多不过也不能说少。派谁下去单位工作还不是一样做,当然也不能说一点影响没有。那么派老谢去好不好呢?还真犯难。老谢是单位退下来的老领导,不是因为健康原因,也不是工作没有做好,而是年龄到限了,就退下来了。老谢对退下来倒没有看不开,再过几年就要退休了,先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先热热身,等到退休就不会有什么失落感了。老谢见得不少,不少单位领导退下来,完全跟退休差不多,就基本不去上班了。老谢觉得这样很好,不在单位,不在办公室,新领导也好放心大胆地工作。要是还在单位待着,在办公室坐着,新领导有想法了,不征求一下老领导意见,又怕不好。要是征求意见了呢,可能老领导的想法跟新领导的想法又不一样,听与不听,采纳与不采纳,这都很为难。不在单位,不在办公室,就会少了这样的尴尬。可问题是,最近几年,像老谢这样退下来的领导已是越来越多,这让一些人的心里很不平衡,认为这些人拿着钱不干活儿,太不像话。于是要求这些人要照常上班。不过这难不倒老谢,老谢从来就不怕坐班。要和新领导真有什么尴尬,他也不怕。

单位领导坐在老谢的对面,真不知道怎么跟老谢说好。说单位人手少,让老谢去顶一下。这老谢会买账吗?莫非单位人手少就该安排老谢去?何况老谢还是单位退下来的老领导呢!工作在前面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且老谢口碑一直都很不错呢!说驻村其实就是想表明一下态度,也没有多少工作好做。这点连单位领导自己都不相信。这么些年来,扶贫工作像上紧了发条的钟摆,已是越来越紧。谁还敢怠慢,这能说没有多少工作好做。况且老谢对工作从来就是很认真的人,这么说话,对老谢没准就是很大的伤害。说乡下空气好,正好可以下去散散心。你把老谢看成什么人了,老谢可从来就不是一个贪图享乐的人。

老谢看单位领导好像有什么话说不出口,觉得好生奇怪。单位领导不是一个很会说话的人么?现在怎么倒变得这么无话可说了,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老谢说:“领导,你有什么话就请尽管说吧。莫非还有让你不好开口的话题,还有让你难于启齿的事情,这不应该嘛!”

单位领导说:“也倒不能这样说。老谢,我这么跟你说吧,过两天,我们单位就要派一位干部下去驻村,这我都不知道派谁下去合适,因此想听一下老谢你的意见。”单位领导本来想说要派老谢下去,可说出口却变成了这样。单位领导发现,在老领导面前,在老谢面前,他还是很难自信起来。

老谢说:“哦,原来是这样,我知道了。又还要听我什么意见?不就是去乡下驻个村嘛,你直接派我下去就行了。”

单位领导这会才知道,自己还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他没想到老谢会这么爽快就答应下来。原来他还想到老谢会怎么跟他讨价还价,然后他又要怎么苦口婆心说服老谢。现在看来用不着了,这倒让单位领导感觉到很失落。

单位领导说:“老谢,那你下去驻村以后,遇到什么困难和问题,一定要跟我讲,我们好一起来解决。还有,要是在下面待不惯了,你也要跟我说,我会派其他同志下来接替你。”单位领导把话说到这里,自己都感觉到有些假。好在老谢已经起身,那意思是说要送客了。单位领导就站起身,向外面走去。老谢看着领导走出去的背影,觉得其实要做好这领导还真是很不容易的。



2


老谢要去驻村的行政村名叫天堂,一个非常美好的名字,要去“挂包帮”的村民小组名叫洞天,也是一个让人浮想联翩的名儿。问题是,老谢在乡下工作过好多年,只知道有这个天堂,却没听说过有这个洞天。也许听说过,但没引起注意,是自己忽略了。老谢正要自责,同行的乡上领导对老谢说:“老谢,您曾在我们乡上工作过,是我们的老领导了。听说那时你给老百姓办过很多实事,至今谈起你那时的工作,还津津乐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全乡的面貌变化并不大,是我们给老领导丢脸啊!”老谢听到这里,好像不是乡上领导谦虚,倒好像有意要打他的脸。老谢说:“是我们那时没把工作做好,拖了后腿。”乡上领导说:“老领导要这么说话,那我可就真无话可说了。”

昨天在乡上开工作会,乡上领导要安排老谢坐主席台。这明显是以示对他曾经在这里工作过的尊重。当然,这么多年过去了,在这个乡上工作过的人不会少,之所以要请老谢上主席台,还不是因为他曾经在这里做过三年乡长两年书记,颇有点位高权重的意味。老谢对此是坚决推辞。老谢说:“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就因为我曾在这里当过乡长、做过书记嘛!下来驻村的干部这么多,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做?好了,你们的心意我领了,我还是坐在下面,开会吧。”

就是在这次工作会上,老谢才弄明白了,这驻村干部听起来动听,要真正干起来,还真是一个烫手的山芋。不仅要协助行政村两委做好整村的扶贫工作,还要到自然村村民小组去搞“挂包帮”。在坐不坐主席台的问题上,乡上领导可以征求老谢的意见,但到行政村驻村和到自然村村民小组“挂包帮”的问题上,对老谢却没有什么好商量的。这老谢自然知道,坐主席台是虚的,驻村“挂包帮”才是实的。散了会,老谢领了一大堆表册,才知道自己被安排在天堂村驻村,还要负责洞天村民小组的“挂包帮”。老谢知道这天堂比较偏僻,但并不知道这洞天更是路途遥远。老谢拿到表册以后,马上想到的就是先到天堂报到,然后就到洞天去看看。只有到实地去查看了,老谢的心里才会踏实。

老谢和乡上领导,还有村里领导,一路走一路说着话,不知不觉就走了两个多小时。就在他们都感觉到这身子骨快要累散架的时候,村里领导说:“我们总算到了,这里就是洞天了。”老谢说:“这里就是洞天?自然环境很不错么!”老谢远远望去,在他的眼前已是一马平川。老谢曾读到过一篇报道,在某省有一个地方,四面都很高,山势陡峭,但只要你上得山顶,却是别有洞天。这里土地平坦肥沃,鸡犬之声相闻,真真切切就是一片世外桃园。老谢想,莫非眼前的洞天就是这样的一个好去处,难怪要被称做洞天呢。

在路边,洞天的村民小组长老汤早站成了一棵树,不过看上去一点都不伟岸,身形猥琐,倒像是一棵营养不良,长得并不好看的歪脖子树。老汤对老谢说:“谢书记,你来啦,辛苦了!”全然不顾在老谢身边还有乡上领导和村里领导。老谢想,这老汤怎么会称自己书记呢,是不是因为自己曾经在这个乡当过书记。老谢想到这里,脸不自觉地红了。乡上领导和村里领导对老汤只是笑笑,一点都不生气。他们平时又不能给洞天带来什么大的变化,老汤要这么对待他们,并没有什么不妥。乡上领导和村里领导都为老谢捏把汗,两年驻村以后,老汤会不会像对待他们一样对待老谢,这确实很难说。

老汤问老谢,需不需要把群众叫来开一个群众大会。老谢说:“我看就不要了,你带我到每家每户去走走看看,先了解一下情况就行。”老汤看了一眼随行的乡上领导和村里领导,不想理会,老汤对老谢说:“那好,我就带你到每家每户去看看。我只是担心这样走下去,你那腿脚会吃不消。”老谢说:“我年轻时在乡下跑惯了,这底子打得牢实,不会有问题的。”老谢在说这话的时候,觉得腿脚一阵酸麻。老谢想,底子打得再牢实,现在自己都是一个快要谢幕的人了,哪里还敢提当年勇。但老谢已经把话说出来了,就不好再改口了。有句话是怎么说的,覆水难收。老谢觉得,自己现在就是这覆水,从他答应单位领导下来驻村那时起,他就已经成了覆水,确实是覆水难收啊!

老汤在前面领路,老谢就在后面跟着。在老谢后面跟着的是乡上领导和村里领导。乡上领导和村里领导不声不响,就像是跟在他们身后的两团空气。老汤说:“在我们这里,自然条件其实还是很不错的,种植业和养殖业都可以搞,就是太偏僻了,交通条件又不好,要想致富还真没有什么办法。我在乡上的人代会上就呼吁过,可是没有用。据说乡上也有难处,一时半会拿不出这么多钱来修路。”老谢说:“可这交通条件要不改善,洞天要脱贫致富还真是难。要致富,先修路,我们是这么说的,可真要做起来,确实不容易呢!”

很快就来到了一户人家。老汤说:“这是老双家。要说困难,他家还真有些困难。前年老双的老婆生病死了。为给老婆治病,老双拖了一屁股的债,不做贫困户才怪。”老谢说:“就不能有什么好的办法,让老双脱贫。”老汤说:“要是有办法,那还要你们这些扶贫干部干什么,我们自己不就可以解决好了。”老谢听不明白老汤这话是讽刺还是期待,只觉得脸有点发烧。老谢还要说话,老双正好从屋里出来了,一面给老汤老谢他们让坐,一面要女儿双雪霏给他们倒茶。在双雪霏递茶水给老谢的时候,老谢才觉得这姑娘长得不错。大概都有十八九岁了吧?可怎么没去读书,再不济也应该出去打工啊!

在回天堂的路上,老谢感觉到了两腿的沉重。再看看走在身前身后的乡上领导和村里领导,也是累得够呛。三个人看上去就像是打了败仗的散兵游勇那么狼狈。老谢对乡上领导和村里领导说:“你们看,我们这会像不像几个战败的士兵?”乡上领导和村里领导一愣,随后便哈哈大笑:“像,怎么不像,太像了!”老谢说:“可我们要打的扶贫攻坚战,却要求我们不能这样。我们一定要赢!”乡上领导和村里领导听了老谢的话,又是一愣:“对,要赢,我们一定要赢!”



3


双雪霏这姑娘非常可爱,不过可爱又不能当饭吃。别人或许不会这么看,可老谢却是这么看的。

那天,老谢和乡上领导、村里领导在老汤的带领下,来到老双家,一眼就看出来这姑娘确实很不错。除了人长得好看,身上穿的衣服非常陈旧,不过却洗得非常干净,这足见姑娘的老实和勤快。老谢问老双这姑娘叫什么名字,年龄多大了。老双说:“姑娘名叫双雪霏,已经满过十八岁了。”老谢说:“不对呀,这个年龄的姑娘,怎么没在学校读书?”老双说:“本来在学校读书好好的,前年她妈妈不是病了吗,就跑回来再没有去读书了。”老谢说:“这样不是把姑娘给耽误了么?也罢,姑娘都满过十八岁了,何不让她出去打打工,也好挣一些钱回来贴补家用。”老谢说到这儿,老双已是面有难色。老双说:“姑娘倒是想出去打工,可我没有同意。这么大的一个姑娘往外面跑,不安全。反正待在家里也饿不着,莫非这乡下就不是人待的地方?”

老谢通过和老双深入交谈,才知道双雪霏这姑娘的名字,还是双雪霏去学校读书的时候,老师给起的学名。老谢就知道,这老实巴交的老双肯定给女儿起不出这样的好名字,果不出他所料。老谢还知道老双不愿双雪霏出去打工,除了观念落后以外,还另有隐情。据老双说,双雪霏前两年在一所中学读初中,学校附近总有几个不三不四的人来骚扰她,这让双雪霏感到害怕。双雪霏辍学在家,一方面是母亲患病花了不少钱,已经没钱可供双雪霏继续读书,另一方面,也跟她在学校不断受到骚扰有关。现在老谢要双雪霏出去打工,这老双还不就会谈打工色变,他是怎么也不会让姑娘出去打工的。老谢知道了原诿,对老双说:“我要是能够保证双雪霏的安全,又能够让她挣到钱,这你愿意让她出去吗?”老双说:“这敢情好,不过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老谢说:“你先不忙这样说,等天底下真有了这样的好事,你再说这话也不迟。”

老谢敢这样跟老双打保票,自然是有道理的。老谢的小妹,就在县城里开着一家饭店。并且,这家饭店在县城还很有些名气。主要经营川菜和粤菜,生意一向不错。老谢想,小妹开着这样大的一家饭店,总需要有人来帮她打下手吧。以前老谢去小妹的饭店吃饭,就经常见着一些漂亮的女服务员在忙前忙后,不停地在餐桌间穿梭。用谁还不是用,因此老谢想让小妹收留双雪霏,这还不易如反掌。这样双雪霏在小妹的饭店里打工,不仅有了收入,而且安全也会有保障。小妹怎么也会对双雪霏的安全用心的。还有,在县城打工,总比去浙江、去广东打工离家近,这样老双要是想闺女了,还是闺女想老双了,要见个面也会容易一些。老谢一想到能够办成这么一件事,就感觉到很高兴。老谢自从退到二线,就很少遇到让自己高兴的事了。原以外退到二线以后,就可以轻松一下了,上班就可以不那么准时了,事情也可以少做一些了,可哪曾想到,组织部很快就下发文件,要这群退到二线的干部,还要像以前一样的上班。问题是,上班也可以,单位领导却不把你能干好的工作安排给你干,而是让你去干谁都不想去干的工作。你要有说法了,人家就会说你闹情绪,很快组织部的人就会找你谈话。老谢想,终于可以干一件自己愿意干,又觉得很有意义的事情了。

星期六,老谢趁回家拿换洗衣服的时候,特意来到小妹开的川粤风味饭店。小妹见老谢进来,就对老谢说:“哥,你是想在小妹这里吃饭吗?我这就去给你做。”老谢说:“不忙,我刚从乡下回来,还不想吃饭。”小妹说:“我就说嘛,你一个退二线的人,一个很快就要退休的人,怎么就心甘情愿地要跑到乡下去。哥,你是这里出毛病了吧。”小妹说到这里,还不忘用手指敲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老谢说:“小妹,我跟你说点正经事。”小妹说:“哥,你就拉倒吧,你会有正经事?在我的记忆中,你好象从来就没有正经帮助过我。你还在做着单位一把手的时候,每次接待,你都不安排到我的饭店来。现在八项规定越来越严,你看我这饭店都门可罗雀,很快就要开不下去了。”老谢听小妹这么说话,有些尴尬。老谢说:“小妹,你不能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嘛!当初要不是我要你开饭店,还帮你到处借钱,你能开得起来。是我不好,那些年的接待确实比较多,可我却不愿安排到你这里来,这我也有难处嘛!”小妹说:“哥,不说这些了。再说下去,兄妹就要生疏了。你说,你是来吃饭,还是有其他什么事要我帮忙?”

老谢就把双雪霏的情况跟小妹说了,还说一定要帮助她。老谢说:“就算是哥求小妹了。”

小妹听老谢这么说话,就差没有跳起来。小妹说:“哥,你这又是怎么啦?你去驻村,去弄你的“挂包帮”,这些就算了。可人家姑娘外不外出打工,又关你什么事呀!还有,你要把什么双雪霏介绍到我这里来,这你不但没有帮我,这分明是要害我呀!你知道吗,现在的生意已是越来越难做,饭店里的打工仔打工妹,我就要开派完了。我就坐等饭店关门了。你倒好,偏要在这个时候给我介绍人来。这我不管,我已经管不了这些了。”

老谢说:“小妹,哥就算求你这样一件事还不行吗,这老双家确实有困难。双雪霏要不出来打点工,这日子就没法过下去了。”小妹说:“要打工也可以去外面打啊!去浙江、广东都可以呀,怎么就偏要到我这里来打啊!”老谢说:“要去浙江、去广东打工,这还用得着我来求你吗,这双雪霏不是不想去,是老双他不让去。这么跟你说吧,是这老双有心结解不开。当然了,要让这么漂亮一个姑娘去很远的地方打工,不要说老双有顾虑,就是轮到我,我也一样。”

老谢把老双和他闺女双雪霏的情况详细给小妹讲了。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小妹才说:“哥,我这饭店现在开起来可真是艰难,恨不得马上就关门不干了。也罢,双雪霏这姑娘就先到我这里来吧,只是我这里工资不高,这我也是没有办法呀!”老谢说:“这个不怕,等双雪霏来上班了再说,可你千万不能亏待人家呀!”



4


老谢想,怎么也应该去县交通局一趟了。

老谢要去县交通局,是想找交通局的领导,看能不能够弄点公路建设资金,把从天堂到洞天这条乡村公路建起来。老谢在洞天转悠了几天,发现这洞天其实还是很不错的,要说有什么问题的话,就只能说是交通有问题,至今不通公路。

老谢记得,他第一次和乡上领导村里领导去洞天,一路走来,觉得非常累,直到下午回到天堂村委会,差不多就要累坏了。可让老谢感到更累的却是心累。不是累,那简直是疼,是那种纠心的疼。老谢觉得,面对洞天,这么好的土地,这么好的农户,可就缺一条能够通车的公路。不是说要致富先修路么?真不知道我们的干部,怎么就忘了要给洞天修一条公路,修一条致富路呢!

老谢这一生记忆最深的就是路,当然是走路,特别是走山路。老谢记得,他去上小学,这学校离家就有好几里地,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每天来回跑两趟,确实够辛苦的。老谢记得,每天出门,自己就得先下一道坡,再过一条沟,然后还要走很远的一段路,但不管是下坡,还是过沟,走的就是一条羊肠小道。后来,老谢到一个很远的地方读中学,因为路途遥远,老谢只能住校,这样就用不着每天来回往学校和家里跑了。但凡到周末,老谢还是要往家里跑,跑回来让父亲给他准备下一周的伙食。或者是十来斤苞谷,一块把钱的菜金,也有可能是一、二十个苞谷粑,再加上一瓶咸菜,反正带到学校可以吃上一个星期。老谢要不往家里跑,那他就得饿肚子。中学五年,家里到学校,学校到家里,每个周末,差不多都能看见老谢在路上匆忙奔走的身影。

老谢到乡上去找领导。尽管以前老谢在这里工作过,可那毕竟已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乡政府大楼重新修缮过,已经不是物是人非,而是物也非人也非了。接待老谢的的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年轻人,是这个乡分管农业和交通的副乡长。老谢向副乡长说明来意,副乡长拉着老谢的手说:“原来你就是老谢,是县里派下来的驻村干部。不容易,为了我们乡的扶贫工作,你们来到我们这样的乡下,真是辛苦你们了。辛苦你了,老谢!”老谢说:“乡长,你把我们当什么人看了,我还不是从乡下走出来的,你可千万不要看不起乡下。你可能不知道,我还在这里工作过五年呢。”副乡长说:“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原来你在我们乡做过乡长,还当过书记,你看我这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对不起老领导了。”老谢说:“乡长,快别这么说好不好。”老谢依照这里流行的称谓,一口一个乡长称呼副乡长,这让副乡长感觉非常不好意思。

老谢在副乡长办公室坐下来以后,对副乡长说:“乡长,我这人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我这是有事才跑来跟你汇报,要请你帮助解决困难呢!”

副乡长说:“快别这么说,你是老领导了。你有什么事,请尽管说,如果我能解决,我会努力帮助解决的。”

于是老谢就把他去洞天了解到的情况详细向副乡长说了。副乡长说:“老领导,你说的这个情况我知道,可乡里用于交通这块的资金非常少,要修这样一条公路会有困难呢。乡里也曾有此考虑,可洞天太远了,要用的资金量会非常大,得一步一步的来,只能先从近的和容易的着手。”老谢说:“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呢?这近的和容易的,让行政村去想办法弄点资金,就能解决好。倒是像洞天这样的,乡政府要是不出面,那才真是不会有什么办法呢。”副乡长说:“老领导,就算你说的有道理,可我也没有办法呀,我把我手里的交通资金全部用来修去洞天的公路,还是不够呀!什么叫杯水车薪,这就叫杯水车薪!”老谢说:“乡长,那这么说行不行,你手里的钱就全部拿出来,缺的部分由我来想办法,这总可以吧!”副乡长说:“老领导,这可是你说的,那就这样定了,洞天也确实应该有一条公路了。”老谢说:“这不就对了,你乡长大人很快就要建一条大路了,一条通往洞天的康庄大道,这可真是别有洞天啊!”

老谢到县交通局,接待他的局长曾经和他在乡上工作过,是老谢的搭档。老谢在乡下当书记的时候,交通局长做乡长,不过只有短短的一年,后来老谢就调走了,交通局长很快就当上了书记。老谢只记得眼前的交通局长那时真是年轻,年轻得都有些不真实。在老谢看来,这么年轻就做乡长,这根本就不合适,可人家就偏合适。

老谢坐在交通局长的办公室里,发现交通局长并没有变老,岁月在他这里好像全然无效。老谢说:“局长,想不到你还是这么年轻,你看我都老成什么样子了,再过两年都要退休了。”交通局长说“谢书记,你快别这么说,我和你共事虽然只有一年,可我从你那里确实学到不少东西呢。那时候我还年轻,不成熟,给你惹出不少的乱子,可你总是包容我,尽力把烦心事处理好。只可惜我们在一起共事的时间太短了,就只是这么短短的一年。”老谢说:“不要说一年,就是一天也不容易,这就叫缘分。”交通局长说:“还真是这样。谢书记,你来我这里不完全是为叙旧吧,肯定是有什么事需要帮忙?这么多年了,我们调了不少单位,你这还是第一次来我办公室,这让我都有些诚惶诚恐呢!”

于是,老谢就把要修天堂到洞天这条公路的想法给交通局长讲了。老谢说:“局长,我这可不是要搞什么政绩工程,我都快退休的人了,这政绩对我没用。主要是洞天确实需要有这样一条公路。”交通局长说:“谢书记,你快别这样说,我对政绩之类的其实也看得很淡,只要能给群众办点实事,什么政绩不政绩的,都不重要。这样吧,我这就把分管公路建设的副局长,还有乡村公路建设股的股长都找来,我们一起来研究该怎么办。我想肯定是会有办法的。”

老谢从县交通局出来,心情不错。因为交通局一是已经同意立项,二是答应尽可能地帮助解决建设资金。但交通局长同时也说,这几年全县的公路建设摊子铺得太大,到处都急需要资金,因此用于修天堂到洞天这条公路建设的资金可能会有缺口。老谢现在在想,这建设资金要真不够,是不是让小妹也来出一点。一想到前段时间说服小妹让双雪霏到她饭店打工,就已经费尽了不少口舌,这老谢就只会摇头。老谢想,还是先等一等吧,等公路开工了以后再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这绝不仅仅是一句俚语。



5


事后,有洞天年长的老百姓回忆,这么几十年过来,在洞天真正能够称得上双喜盈门的,这还是头一回。

说是双喜盈门,一是从天堂到洞天的公路终于修通了,而且还一不做二不休,一次到位对道路进行了硬化;二是双雪霏作为老谢小妹的代表,回到洞天经营起了洞天山庄。

早晨,在天堂通往洞天的公路路口,已经站满了人。人们都在等着即将在这里举行的天堂到洞天公路的竣工典礼。这会儿,除了路边站满了人,在路上还摆了十几辆小车。原来,老谢只是建议乡上和村里,买几挂鞭炮来燃放一下,热闹热闹,就算是这条乡村公路建成通车了。可乡上领导说,这天堂到洞天的公路通车,不仅是天堂、是洞天的大事,也是全乡的大事,断不可以马虎了事呢!更让人没想到的是,县交通局长把这个事跟县委领导汇报以后,县委领导也要亲自来参加这个竣工典礼。县委领导说:“这可是实实在在在扶贫呢,为洞天的老百姓修了这么好的一条扶贫路,我相信它很快就会成为一条脱贫路,一条奔小康的致富路。虽说现在不准搞铺张浪费的竣工典礼,但是适当庆祝一下还是可以的。到时候我一定会来参加。”

老谢没想到会这样。他有好长时间不当领导了,对这种抛头露面的事已经不感兴趣。反正竣工典礼有乡上领导和村里领导张落忙活,错不了。他这会想得更多的,是双雪霏在洞天开洞天山庄,不知现在搞得怎么样了?一会儿,竣工典礼结束以后,参加典礼的领导和扶贫干部,就要乘坐上那十几辆小车到洞天,然后还要在洞天山庄吃午饭。一想到这些,这老谢的心里就没有底了,他赶忙叫来一辆摩托车,就去了洞天。害得在竣工典礼开始的时候,有人要找老谢,却找不到人,打他电话,才知道他这会已经在去洞天的路上了。这个老谢,他怎么可以这样?他不是这天堂到洞天公路建设的始作俑者么,他怎么可以这样呢?

要双雪霏回洞天开办洞天山庄,这还是老谢的主意。老谢通过不断在洞天的山水间走动,他发现洞天原来还是很美的。青山绿水,空气甜冽,民风纯朴,这完全就是一处现实版的世外桃源嘛!现在城市人过双休日,不是更多的把目光投到乡下来了么,还美其名曰回归自然。于是一些农家乐性质的小餐馆小客栈便应运而生,成了城市人外出游玩的首选。以前没有通公路,洞天离乡镇、离县城很远,离再大一些的城市就更远了。现在公路修通了,一下子就拉近了和城市的距离。老谢想,何不在洞天开办农家乐这样的小餐馆,以吸引更多城市人来洞天休闲度假。老谢找到小妹,把自己的想法跟她说了,他想听一下小妹的意见。

小妹见老谢又来找她,心里很是不安。老谢来小妹这里,肯定是有事要和小妹商量,一想到老谢有话要和小妹说,小妹的头就大了。那次老谢来找她,硬要给她介绍一个什么双雪霏来她这里打工。还好,双雪霏这孩子肯干,人又长得漂亮,在她这里不仅没有成为累赘,而且对她的生意还有不小的帮助。后来,老谢要在洞天修什么公路,又跑来找她,要她也出点钱。说是没有办法,现在路已经修来掉起了,不修好肯定不行,只有出来化缘拉赞助了。老谢说:“小妹,你一定要帮帮我,多不嫌多,少不嫌少,不过少了一万两万的,小妹怕不好意思。谁不晓得我家小妹是一个大老板啊!”小妹说:“哥,你还要不要小妹活啊!你让我捐这么多,我去喝西北风啊!”老谢和小妹讨价还价,硬是让小妹掏了一万块钱。老谢其实也心疼,小妹要挣这些钱,她容易吗?

老谢找到小妹。小妹说:“哥,你还有完没完啊,我都怕你了。”老谢说:“小妹,你这回不用怕,我这回既不给你介绍人来,也不向你要钱。双雪霏不是在你这里干得好好的,又没有其他人要我帮助介绍到你这里来。还有公路很快就要修好了,我们算了一下,已经不再差钱。”小妹说:“哥,那你又是为什么嘛,是不是这人快要退休了,就患上了退休综合症。”老谢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哥是这样的人吗?我这是想找你商量,能不能去洞天开一家农家乐。对了,对你来说,开农家乐档次还是低了一点,干脆就叫洞天山庄。你不是对双雪霏很满意嘛,就让她做你的代理人,在洞天经营这洞天山庄。”小妹说:“真的么,洞天这个地方真的很好么,你让我先跟你下去看看再说。”

老谢带着小妹在洞天转悠了大半天,小妹真的就对洞天很感兴趣。现在城里的生意不好做,八项规定出来以后,饭菜做高档了,没有人敢来问津,做低档了,饭店又很难这样长久做下去,总之就是一个亏字。也许,这老谢确实看到了这个问题,所以他才要小妹到洞天去开洞天山庄,而且定位既不是普通的农家乐,也不会是豪华会所,而是定位为普通工薪阶层都能消费得起的洞天山庄。那天,小妹像小孩子一样,在洞天就和老谢拉了勾。小妹说:“哥,我听你的,先来洞天发展起来试试。我那饭店早就应该换一换经营思路了。”

老谢搭了摩托车来到洞天,见小妹和双雪霏这会正在忙前忙后,安排村民安放桌椅板凳。请来的几个厨师,正在煲汤炒菜。小妹见老谢来了,忙跑过来说:“哥,你没去参加竣工典礼?这会肯定热闹得很,你怎么能跑到这里来。你是对我这里还不放心吧?”老谢说:“就你话多。什么竣工典礼,不感兴趣,谁喜欢热闹谁去。你还别说,我对你这里还真有些不放心。你想呀,一会儿有那么多人来这里吃喝,要没有做好,这还得了。你以后的生意还怎么做?”小妹说:“哥,你看我这里不是好好的嘛!”老谢说:“是呀,这下我就可以放心了。”

临近中午的时候,参加竣工典礼的几十号人乘坐那十余辆小车,风尘仆仆地来到洞天,在还没有完全建成的洞天山庄吃中午饭。几十个人围着几张桌子坐下,小妹便指挥身边的人开始上菜。几十个人开始嘻嘻哈哈吃喝。他们到这时才发现,他们这会吃在嘴里的菜,在城里是怎么也吃不到的。有些菜他们听都没有听说过,并且每一样都新鲜无比。也怕只有洞天才会有这样的好菜了。老谢看着这些人吃得开心,自己也跟着高兴。



6


两年驻村工作时间很快就要到了。老谢觉得,是不是自己年纪大了,所以才会觉得这时间过得太快。不像小时候盼过年,一年就像是过了一个世纪。

这天,单位领导到天堂来看老谢。自从老谢到天堂驻村,就很少去单位了,去单位也没有多少事情好办,所以也就很少见到单位领导了。最初,单位领导也到天堂来看老谢,但来过几次,也就不来了。其实来与不来都一样,单位是清水衙门,要物资没物资,要资金没资金,去了也只会让村干部更看不起。不过现在老谢驻村很快就两年了,而且很快就要面临退休。单位领导原以为,老谢在天堂驻村两年,这牵头单位的职责就算尽到了。现在看来才不是这样呢。县里前天又召开了新一轮扶贫攻坚工作会,是牵头单位的还继续牵头,至于派谁驻村,则由牵头单位自己决定,然后报县扶贫办就可以了。想到老谢就要退休了,应该回单位了,单位领导就找另一位年轻同志谈驻村的事。说了不少话,费了很多口舌,这位同志才勉强答应下来。单位领导想到当初老谢可是一口就应承下来了的,这时候才觉得还是老同志的觉悟高。

单位领导在老谢的陪同下,顺着天堂到洞天的公路前行。单位领导要小车司机把小车开得尽可能慢一些,好沿途看看风景。现在正是深秋,太阳明晃晃地挂在天上,这就是民间所说的秋老虎吧?单位领导和老谢从车窗望出去,公路两边全是开始黄壳的苞谷。有好大一阵子,老谢透过汽车的引擎声,似乎还能听到苞谷发出的成熟的丝丝气息。很快就要秋收了。

单位领导说:“老谢,这两年你在天堂驻村,实在太辛苦了。两年来,你为天堂,还有为洞天,可是做了不少的实事啊!如今,这天堂到洞天的公路已修通,县里和乡上为把洞天打造成一个独具特色的旅游景点,正在和你家小妹联系,准备进一步加大投资,让洞天山庄尽快升级换代,好吸引更多游客来洞天观光旅游。现在我都不知道,这洞天就是天堂呢,还是这天堂本身就别有洞天。”

老谢说:“天堂很美,洞天更美。以前这里是藏在深闺人未识,所以美并贫穷着。现在不一样了,公路修通了,洞天的自然资源已被越来越多的人认识,我想要不了多久,这洞天肯定就会美并富裕着。”

单位领导说:“老谢,这会我俩倒很像是两个抒情诗人。好了,我们不再抒情了,要这样下去,还不把那些真正的抒情诗人气死才怪。你驻村很快就要满两年了,而且马上就要面临退休。这新一轮的扶贫攻坚,我只好重新派一个人下来了。看眼下这条件,他哪里是下来驻村扶贫,分明就是下来享清福来了。”

老谢说:“我是应该回去了,我都很快就要退休了。”老谢说到这里,禁不住用手摸了一下头部四周花白的头发,这花白头发有些长,应该又有好长时间没有剃头了。老谢想到故乡小河边的芦花,现在是秋天,应该开得非常浓稠了。不过老谢知道,这些年来,芦苇长得并不好,芦花也就开得并不那么热烈了。可他头部四周的华发却是越来越白了,已赛过故乡秋天盛开的白色芦花。

县里要召开扶贫攻坚工作阶段性总结表彰会,好对两年来的扶贫攻坚工作做一个总结。乡上和天堂村委会,都推荐老谢作为扶贫攻坚工作先进个人,报县里进行表彰奖励。单位领导也在跑县扶贫办,要求对老谢进行表彰奖励。老谢很快就要退休了,能在他退休之前给他弄到一个表彰奖励,也很不错。这不管是对单位,还是对老谢本人。不过不管是乡上,村委会,还是单位领导,都只是在默默地为老谢争取。他们知道,这事要让老谢知道了,肯定不行。老谢向来对荣誉什么的,看得很淡。他们想在差不多了的时候,才告诉老谢,这样就可以给他一个惊喜,他要是反对,这时也都由不得他了。县扶贫办听了单位领导的意见,当即表态,认为这一点问题都不会有。这两年来,像老谢这样真扶贫扶真贫的典型还真不多,像老谢这样的人都得不到表彰奖励,那就没有人可以得到表彰奖励了。不过按照程序,他们也还得下去征求一下群众意见,这样才好定夺。不过这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就在一切都差不多了的时候,单位领导才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老谢。老谢先是一愣,有些不知所措。老谢说:“我都很快就要退休的人了,还评什么先进?这先进还是评给年轻人吧,这对他们今后的成长也会有利一些。”领导说:“评给你也没有错啊,这两年,你为天堂村委会,为洞天村民小组,做了那么多的实事,不评给你,这说不过去嘛!”老谢说:“真是这样?那你们也应该先给我说说啊!”

不过真正到了开总结表彰大会的时候,却没有老谢。这次总结表彰,都可以说是声势浩大。老谢工作了这么多年,就快要退休了,可他见到过的像这样的表彰,也没有几次。在宾馆能坐二百人的一楼会议室,差不多都是座无虚席。主席台上坐满了县四套班子领导。在前排就坐的都是受表彰的扶贫攻坚工作先进集体代表,还有就是先进个人。他们的肩上斜背着宽大的大红授带,胸前挂着洗脸盆般大的大红花。老谢本来不想参加这个总结表彰会,但他身为驻村工作队员,只能参加。县里通知全体驻村工作队员参会,就说过没有特殊情况不得请假。老谢只是一个很快就要退休的驻村工作队员,他又能有什么特殊情况,因此他只能参加这个会议。

散会了,老谢从宾馆一楼会议室走出来。会议都有些什么内容,他是一点都记不得了。为什么要记得呢?这个会原本和他就一点关系都没有。走出会议室,老谢竟然感觉到身心有些轻松。这不是阶段性扶贫攻坚工作总结表彰会么,只要这个会开过了,这阶段就结束了,以后就跟他老谢没有什么联系了。老谢这时想,是不是要先回家休息两天,然后就去组织部把退休手续办了。

出了宾馆大门,老谢开始在县城的大街上行走。这两年驻村在村里的时间多了一些,对城市的了解好像就少了不少,因此他感到很亲切。街边的行道树,花圃里的花草,这会好像都在向他点头,向他微笑。

老谢还在往前走,这时单位领导从后面走上前来。单位领导说:“老谢,真是太对不起了,我不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这些年来进行的表彰,也确实够呛。”老谢说:“我就说过,没有意思。不过我还是要好好地谢谢你!”

大概又过了两个月,这老谢才知道,他没被评为扶贫攻坚工作先进个人,是因为在检查老谢填写的各种有关扶贫表格时,发现他填写得很不规范,没有注重痕迹资料的收集和整理。甚至还有不当言论,说扶贫哪能只是填表。还有就是在准备向县里报送表彰材料的时候,纪委接到举报,有人在洞天山庄大吃大喝。尽管事后查明,这只是几位老师,利用双休日,弄了一个AA制在洞天山庄吃饭,这根本就不违反纪律。据说本来还要调查老谢的,在修天堂到洞天公路和洞天山庄建设上,是不是存在问题。但是乡上和村委会都不干了,特别是洞天的老百姓,听到这个情况后,要来一次集体上访。最后还是县里的一位领导出来说话:“老谢这个人我知道,公路建设款又不过他的手,他小妹又不是国家公职人员,这老谢能有什么问题?老谢驻村扶贫做了那么多实事,还要被查,这怎么可以?”

老谢知道这些的时候,他已经退休了。那时他正坐在故乡老家的小河边,看着那些长得并不好的芦苇,可惜这会没有芦花,芦花早就开过了。不过,你这会完全可以把老谢头部四周的白发,看作是秋天正开得蓬蓬勃勃的芦花呢!

(作者:季  风)